7月18日,日本媒体放出了两届冬奥会花样滑冰男单冠军羽生结弦将举行发布会并表明“未来动向的决心”的消息。这场发布会也被多方猜测将是羽生结弦宣布退役的仪式。在19日的发布会上,羽生结弦的确公布了自己将不再参与竞技比赛、转为职业选手的决定。但与此同时,羽生结弦也表明,告别赛场于他而言更像是“全新的开始”。在以其他的方式参与花滑之余,羽生结弦在未来也将继续挑战阿克塞尔四周跳(4A)。

从初露锋芒的索契冬奥会,再到历经伤病困扰、对手迅速成长的平昌和北京奥运周期,羽生结弦最不会感到陌生也是最为擅长的事情便是直面全新的局势与更多的挑战。在这场发布会上,羽生结弦几乎并未谈及告别赛场的失落,展现更多的同样也是对职业选手生涯、持续挑战4A的向往。虽然竞技生涯作结,但羽生结弦却依旧不会远离花样滑冰,也会继续带着新的挑战前行。

当羽生结弦在索契冬奥会站上男单最高领奖台时,或许很多并不熟悉花样滑冰的人方才第一次认识他。但在花样滑冰的世界里,早在羽生结弦在青年组比赛中崭露头角时,这位来自日本仙台的新星便已吸引了不少外界的目光。

早在2008年,羽生结弦就以13岁的年纪成为全日本青年锦标赛最年轻的男单冠军得主,也获得了代表日本队亮相次年世青赛的机会。2010年,只有15岁的羽生结弦携当赛季大奖赛全胜的战绩加冕世青赛男单冠军。虽然在羽生之前,已有三位日本选手曾经问鼎世青赛男单,但是羽生结弦却在自己未来的职业生涯中比这些前辈们走得更远。在羽生结弦此后经历的三个奥运周期中,他不但一次又一次地改写了日本花样滑冰的历史,同样也推动着花样滑冰运动的发展。

在升入成年组的第一个赛季,羽生结弦就拿到了四大洲锦标赛的亚军。随后的两个赛季,他则一一解锁了第一个大奖赛冠军、第一枚世锦赛奖牌以及第一枚总决赛奖牌。来到索契冬奥赛季时,羽生结弦已经成为最有望和三届世锦赛冠军陈伟群争夺奥运冠军的人。当赛季两人从大奖赛分站赛一直战至总决赛与最终的奥运赛场。

在索契,成名更久、拥有更多大赛冠军的陈伟群以及即将迎来主场谢幕战的俄罗斯名将普鲁申科吸引了更多的聚光灯。相比之下,只有19岁的羽生结弦更多地还是被视作有望登上领奖台的新星。但那时的羽生结弦早已在当赛季的总决赛战胜陈伟群夺冠,世界排名也已来到第一位,也早已具备了争夺男单金牌的实力。

虽然同场竞技的对手来头更大也更有经验,但初登冬奥会舞台的羽生结弦却并不显得怯场。在男单短节目的比赛中,羽生结弦以一套潇洒的《巴黎散步道》节目先声夺人,他不仅成为了历史上首位短节目得分破百的男单选手,同样也力压陈伟群排名第一。即使在自由滑的比赛中,羽生结弦还是因紧张出现了失误,完成节目后他也曾一度为自己的表现懊恼,但是这却足以让他险胜表现近乎失常的陈伟群,并为他带回那枚宝贵的奥运金牌。

索契冬奥会结束后不久的埼玉世锦赛,羽生结弦首次登上了世锦赛的最高领奖台。在一个赛季的时间里,羽生结弦便集齐了花样滑冰“三大赛”奥运会、世锦赛、大奖赛总决赛的冠军。

花样滑冰向来被视作“花期”不长的项目,在世锦赛与冬奥会中夺冠后便功成身退的花滑选手并不罕见。但羽生结弦向来不是安于眼前风景的选手,带着世锦赛与奥运冠军进入平昌周期的他也为自己设立了新的挑战:他希望自己的四周跳更加完美,并在节目选曲中融入更多自己的想法,也试图让自己的技术与节目更加“合一”。

平昌周期的第一个赛季,羽生结弦便采用肖邦的《第一叙事曲》作为自己的短节目选曲,在自由滑曲目的选择上,羽生结弦则分别采用过《阴阳师》原声带与日本作曲家久石让的作品。对于花样滑冰选手而言,诠释赛场上并非热门的古典曲目并非易事,而敢于在国际赛场上采用并不大众的本土音乐作品更需要勇气。但羽生结弦却敢于做出这样的尝试,而无数次的调整与打磨之后,《第一叙事曲》与SEIMEI(《阴阳师》)也已成为花样滑冰赛场上的经典节目。

在羽生结弦雕琢节目的同时,他在赛场上所面临的挑战却并不比索契周期时更少。2015年和2016年的两届世锦赛,羽生结弦都不敌同门师兄费尔南德兹无缘冠军。而陈巍、宇野昌磨与金博洋等年轻选手的迅速成长,在男单赛场更是掀起了四周跳难度风暴。向来重视跳跃的羽生结弦同样也在2016/17赛季挑战后外结环四周跳、在自由滑节目中编排4个四周跳,并在随后的赛季尝试完成难度更高的勾手四周跳。

在与羽生结弦长期合作编舞的加拿大冰舞名将希琳伯恩看来,羽生结弦从不畏难,总有强烈的意愿去挑战更难的元素,而不断自我鞭策与对完美的追求,也是羽生结弦所独有的“冠军特质”。平昌冬奥会时,因为脚伤远离赛场长达3个月的羽生结弦几乎是“空降”赛场。背负着外界对于自身状态的猜测与奥运连庄的期望,面对着竞技状态一路走高的对手,羽生结弦依旧在奥运赛场上留下了两套近乎完美的节目,成为了名宿迪克巴顿后66年来首位蝉联冬奥会花滑男单冠军的选手。羽生结弦的卫冕之旅,也正像是他平昌周期始终迎难而上的写照。

平昌冬奥会结束仅仅6个月之后,羽生结弦便再一次出现在赛场上,并且再一次带来了两套全新的节目,继续征战下去的决心也不言自明。新的奥运周期,羽生结弦一如四年前一样为自己设下了新的挑战,而随着奥运赛季的临近,他的目标也日渐明晰:力争冬奥会男单三连冠、挑战阿克塞尔四周跳(4A)。在花样滑冰项目的历史上,此前还从未有人达成过这两项成就。

不过,相比冬奥三连冠,羽生结弦挑战4A历程则更为瞩目。在五种向后起跳的四周跳都已被攻克的情况下,谁会成为第一个完成4A的人自然备受关注。曾经在正式比赛中完成过满分阿克塞尔三周跳的羽生结弦,也被视作最有希望成功挑战4A的选手。挑战4A,羽生结弦从来不是在接受采访时说说而已。从2019年大奖赛总决赛训练时的首次公开尝试,再到2021年12月全日锦标赛首次比赛尝试,再到北京冬奥会时自由滑时首次国际赛事尝试,羽生结弦对于完成4A的决心也被写在这一次又一次的尝试中。

虽然在北京冬奥会时,羽生结弦还是未能完成足周4A,也未能完成男单三连冠,但一向对自己要求严格的羽生结弦却不认为这一次奥运之旅以遗憾告终。在脚伤严重的情况下仍坚持挑战了4A,如羽生结弦自己所言,这是他“贯彻挑战、充满尊严”的奥运会。

在谈及羽生结弦时,无论是花样滑冰界的前辈还是与羽生结弦共同竞争多个赛季的对手,言语间也总是充满敬意。四届世锦赛冠军科特布朗宁曾经喟叹羽生结弦似乎从未受到年龄、伤病、久疏战阵的困扰,而这些只会让他变得更强。与羽生结弦不断上演“巅峰对决”的陈巍也多次提及,他无法想象若是自己处在羽生的境地下是否还会继续坚持下去,而羽生结弦不断挑战更高难度也激励着他成为更好的选手。

北京冬奥会结束后,羽生结弦曾表明自己继续挑战4A的决心。而哪怕即将告别竞技赛场,这样的决心也未曾改变。在宣布自己转职业决定的发布会上,羽生结弦不仅主动提及了在未来也将继续挑战4A,还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再度强调“很希望在大家面前成功完成4A”。正如在平昌和北京周期伊始一样,羽生结弦开启了一段新的旅程,他依旧带着挑战前行。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