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家人原是古代中原一带的汉族居民,由于战乱和饥荒逐渐向南方迁移和定居。他们说的本是中原汉语,但南迁日久,又受到当地方言和其他各种因素的影响,便逐渐形成今天的客家话。由于所处闽粤赣山区,环境相对封闭,外来文化冲击小,经过千百年时空变异,一些古汉语的音和义仍顽强地存留在客家话里,在日常工作生活交流中还大量使用,成为语言的活化石。这一点在古汉语的诗词和小说中,有许多例子足以明证。

行:走路为行(hang2)路,古行即为走,《史记陈涉世家》:陈胜、吴广皆次当行。

落:下叫落,下雨叫落水。《望庐山瀑布》: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斫:砍柴为斫(zhuo)柴,斫为砍义。《资治通鉴》:因拔刀斫前奏案。《庄子》:斫轮老手、斫方为圆、斫雕为朴。

转:一是指回,客家话转妹家是回娘家意思。二专指直立着人或物突然倒落,这个词在先秦已开始使用。《孟子·梁惠王下》:凶年饥岁,君之民,老弱转乎沟壑,壮者散而之四方者几千人矣。

畀:给与叫做畀(bei2)。《诗鄘风干旄》:彼姝者子,何以畀之。《左传僖公二十八年》:分曹卫之田以畀宋人。

斟:倒酒说成斟酒,倒茶说成斟茶。唐·白行简《李娃传》:复坐,烹茶斟酒,器用甚洁。宋·辛弃疾《浣溪沙·寿内子》:寿酒同斟喜有余,宋颜却对白髭须。

供:喂叫做供,供为供给之意,客语里引申为喂。亮吉《治平篇》:一人之食供十人已不足,何况供百人乎?

掇:古代汉语读音,端与掇在上古时代完全一致。《诗经·周南·苤莒》:薄言掇之。客家话掇的意思即两手捧东西或搬运笨重东西。

谋:杀人叫谋人,这里的谋是图谋,营求的意思。《论语卫灵公》:君子谋道不谋食。客家话的谋,仅能用于人,不能用于其它地方,不能说谋鸡,谋狗。

咒:骂也可叫做咒(客语读成chou入声),骂人叫咒人。《论衡》:南郡极热之地,其人祝树树枯,唾鸟鸟坠。里面祝通咒。

驫:跳叫做驫 biāo 。北周卫元嵩《元包经·孟阳》:驷驫驫,辇轰轰,咏歌奏和,雷奋龙行。客家话引用为跳的意思。

剁:日常说砍为剁。杜甫《阌乡姜七少府设绘戏赠长歌》:无声细下飞碎雪,有骨已剁觜春葱。

拗:折断叫拗ǎo断。唐·温庭筠《达摩支曲》:捣麝成尘香不灭,拗莲作寸丝难绝。炙:原意为烧烤,《诗经》小雅有“有兔斯首,燔之,炙之”。客家话为晒、烘烤。

炙:原意为烧烤,《诗经》小雅有“有兔斯首,燔之,炙之”。客家话为晒、烘烤。

企:站叫企(ki)或徛。《汉书高帝纪》:日夜企而望归。客家话站起来叫做企起来。

勒:抱叫做勒(nang3),抱起来叫做勒起来。古代勒为约束,收紧缰绳之意,如《楚辞九章思美人》:勒骐骥而更驾兮,造父为之。客语引申为环抱。

擎:举也可叫擎(kiang)。明·李渔《亲情偶寄·种植部》:与翠叶并擎。

嬲:玩通常说嬲(liǎo),是客家话中的常用字。古语:弟妹乘羊车,堂前走相嬲。

濩:加热的煮可叫濩。《诗经·葛覃》:维叶莫莫,是刈是濩。客家话濩烧来食,是煮热来吃意思。

爷:客家话日常说俗语时,会用到爷,但实指父亲意思。《木兰诗》:阿爷无大儿,木兰无长兄。客家话爷哀、两仔爷,是指父母、父子意思。

姊:姐姐叫做阿姊(zi3),《乐府诗集木兰诗》:阿姊闻妹来。古代不用姐字,姐在明清以前只是个方言字,意思是母,一般没人用。

衫:衣服叫衫(shang)。《琵琶行》: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

面:脸叫面,洗脸叫洗面。白居易《卖炭翁》:满面尘灰烟火色。古代表示人的整个面部用面。脸字在魏晋时期才出现,只表示两颊的上部。

昼:称白天日中为昼。《诗·豳风·七月》:昼尔于茅,宵尔于绹(白天出外割茅草,晚上搓绳长又长)。

圳:沟叫做圳。《吕氏春秋》(《四部丛刊》本)《任地》篇:是以六尺之耜,所以成亩也;其博八寸,所以成圳也。一般指有水的较深的沟。

碫:石阶说成碫。《说文》:碫,厉石也。《广雅·释器》:碫,砺也。坚石可为椎物之椹质者。

薮:飞禽或家禽的窝通常叫薮。薮是草木积聚之处,近山近泽皆得称薮。《诗·郑风·大叔于田》:叔在薮,火烈具举。客家话:鸟薮(鸟窝)。

细:现代汉语里,形容物之微已很少用细而变用小。在古典诗词里,形容小就是用细,如唐·贺知章《扬柳枝词》: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

黑:描述物体色彩“黑”叫做“乌”。《三国志邓艾传》:身披乌衣,手执耒耜,以率将士。

遽:快叫遽(gia3),客家话也有匆忙的意思。刘禹锡《天论》:本乎疾者其势遽,故难得以晓也。

攰:累叫攰(luai3)。《三国志》:弊攰之民,傥有水旱,百万之众,不为国用。

鲜:少或不多也叫鲜。《诗大雅荡》:糜有之初,鲜克有终。客家话:粥好鲜(粥很稀)。

几:多少为几。李煜: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孟子离娄上》:子来几日矣?

晏:迟或晚也可叫晏 。《论语·子路》:冉子退潮,子曰:“何晏也?”。巴金《家》:你们今天怎么回来得这样晏?

唱喏:客家话“喏”读“也”。据《辞海》注称:古人相揖时,口有颂词,谓之唱喏。每逢祭祀祖先或扫墓时,人们要烧香作揖,这就叫做唱喏。在祭祀时,唱喏仅是拈香作揖。在《水浒传》里,有很多这个词。如果喏声很大,腰弯得很低,就叫做“唱个大喏”或“唱个肥喏”。第二十四回写到西门庆被潘金莲叉帘子的叉竿打中头巾时,潘金莲向西门庆道歉,大大地“唱了个肥喏”。西门庆来到王婆茶坊时,王婆笑道:“大官人却才唱得个大肥喏!”。

贡脓:客家话指疮口内腐烂脓之意。《西游记》第七十三回提到孙悟空与黄花观的蜈蚣精作战,被其宝贝金光罩住时说:“却怎么被这金光撞软了皮肉?久以后定要贡脓。纵然好了,也是个破伤风”。

寒毛:人脸上和身上的细毫毛。这个词早见于宋人话本《大唐三藏取经诗语·入香山寺第四》:“法师一见,遍体汗流,寒毛卓竖”。

几多:多少。此词也沿用古汉语。唐·李煜《虞美人》:“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元·谷子敬《吕洞宾三度城南柳》:“酒保:‘师父,买几多钱的酒?’”

月光:月亮。客家话仍沿用古汉语叫“月光”。如古代诗词唐·李白《静夜思》:“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唐·赵嘏《江楼有感》:“独上江楼思悄然,月光如水水如天”。

自家:自已。《水浒传》第三十二回:“你便自家吃的肉食,也回些与我吃了”。《古今小说》卷五:“眼见别人才学万倍不如他的,一个个出身通显,享用爵禄,偏则自家怀才不遇”。

旧年:去年。《水浒传》第八十一回:“旧年闹了东京,是小弟去李师师家入肩”。《拍案惊奇》卷五:“今日之事,旧年间李知微已断定了”。

下昼:下午。《拍案惊奇》卷十一:“周四道:下昼时节,是有一个湖州姓吕的客人叫我的船过渡。”

头先:刚才。《水浒传》第二十八回:“看看天色晚来,只见头先那个人,又顶一个盒子入来”。《金瓶梅词话》第五十回:“头先,爹在屋里来,向厨里抽屉内翻了一回去了”。

过身:去世,亡故。《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第十回:“自从你祖老太爷过身之后,你母亲就跟着你老人家运灵柩回家乡去”。

良善:善良。《拍案惊奇》卷八:“有一等做举人、秀才的,呼朋引类,把持官府,起灭词讼,每有将良善人家拆得烟飞星散的,难道不是大盗?”

雨脚:将停的雨。《警世通言》卷四十:“送至雨师处投下,叫那雨师今晚收了雨脚,休要得点点滴滴的打破芭蕉,淋淋漓漓洗开苔藓”。

没搭煞:没有味道、无聊之意,客家话读“没”为“摩”。《西游记》第五十六回:“师父,你好没搭煞!你哄我怎的?”《金瓶梅》第五十七回:“你日后那没来回、没正经、养婆儿、没搭煞、贪财好色的事体,少干几桩儿也好。”

妇人家:妇人、女人。《水浒传》第七回:“妇人家水性,见了衙内这般风流人物,再着些甜话儿调和他,不由他不肯”。

得人惜:小孩长得可爱,讨人喜欢。《警世通言》卷二十:“都说宅里有个小官人,叫做佛郞,年方七岁,直得人惜”。

籴(粜)米:买米为籴(di2)米,卖米为粜(tiao4)米。《陈州粜米》:“你来籴米,将银子来我秤”。唐· 聂夷中《咏田家》:“月卖新丝,五月粜新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