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男子花滑奥运会奖牌,七届欧锦赛冠军得主西班牙名将费尔南德兹在欧锦赛的颁奖台宣布将正式退出男单花滑的赛场。

2001年,费尔南德兹以一套稚嫩稍显不足的《加勒比海盗》登上世界的舞台。18年的平昌冬奥会,费尔南德兹倾尽所有情感,成熟完美的演绎出了堂吉柯德的绅士与高贵,拿到一枚铜牌,创造西班牙在东奥会的历史。如今,在四周跳横行的花滑男单赛场,随着陈伟群、费尔南德兹相继退役之后,也宣布着一个以注重表演的男单花滑时代的落幕。

费尔南德兹的表演一向以节目感染力强、滑行好而著称,算是花滑艺术最好的诠释者之一,这也是索契冬奥会之前花滑的选手特点。但在索契冬奥会男单比赛现场,日本小将羽生结弦在自己的节目中将艺术表演与技术难度完美的相结合,成为黑马拿下索契男单花滑冠军,也将本来有望在索契就能拿到西班牙在这个项目首牌的费尔南德兹挤下了奖台。

作为更具欣赏力的花样滑冰,对观众而言不仅是一场比赛,更像是一场艺术与技术相结合的表演。选手的打分规则除了有基础分值,还有动作完成度和节目内容两项加分,三项分值就是一个选手最后的总分。也就是说难度越高,加分更多。对于难度尤其是跳跃难度是所有花滑选手的追求,但由于技术的桎梏,虽然很早就有选手能够完成四周跳,但只是凤毛麟角。

索契冬奥会之后,男子滑坛完全进入四周跳时代。15—16赛季的花滑大奖赛,未满18岁的中国小将金博洋在自己的首秀中就以三种不同的方式完成了四个四周跳,并且难度极高,这对于之前在连四周跳都罕见的花滑赛场而言是一阵惊呼,而同时期的另一位日本选手宇野昌磨也能够在一场比赛中划出高难度高质量的不同类型的四周跳,华裔选手美国小将陈巍在平常冬奥会祭出了6个四周跳的火星难度。如果说在索契冬奥会没有四周跳是进不了前五,那么在平昌冬奥会没有三个四周跳就不会被列入奖牌的有力竞争者。

事实证明,在以美为根基的花滑只依靠难度战胜选并不可行。平昌冬奥会,费尔南德兹能够打败陈巍和金博洋站上奥运会的领奖台靠的就是在于稳,在有难度的基础上,通过醇厚的表演力和完美的滑行获得了评委的认可。羽生结弦能够拿下冠军除了技术难度高之外,完成质量和感染全场的表现力也是他战胜其他对手的关键因素。而金博洋虽然在跳跃上没有出现大的失误,动作难度也高于站在奖台上的日本选手宇野昌磨,但节目流畅度以及低,表现力不足,只能屈居第四。具有夺金实力的陈巍的6个四周跳出现了5次失误,摔得惨不忍睹,仅排在所有选手的第17位。

追求跳跃尤其是高难度跳跃是近年来滑坛发展的趋势,但对于跳跃难度的过分追求,而忽视了花滑本身最重要的滑行和表现,甚至出现选手由于跳跃的多次失误不能完成比赛,也引起了滑联的重视。平昌冬奥会之后,针对这一现象,酝酿许久的新规则终于落地。降难度,抓完成就是这一规则的核心。

未来很久或许我们看不到神奇的四周跳半甚至五周跳,但我们将会看到更高级的艺术与技术完美结合的花滑表演。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